芜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华为丁耘谈品控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做起来

2019/05/14 来源:芜湖信息港

导读

谈到质量,人们都会不约而同想到德国和日本,德国制造,日本制造已经成为了质量和信誉的代名词。在今年3月份,华为取得了中国质量奖,用工匠精神为中

谈到质量,人们都会不约而同想到德国和日本,德国制造,日本制造已经成为了质量和信誉的代名词。在今年3月份,华为取得了中国质量奖,用工匠精神为中国品质代言。在华为内部,这个奖的分量异常重,由于这是对2001年刺痛华为所有研发人员自尊心的研发呆死料颁奖大会的有力回应。

转折:2001年的那次颁奖

华为没有时间一次把事情做好,却有时间1做再做。那是2000年左右IBM写给华为的评价。华为常务董事,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丁耘。

在老华为人记忆中,2001年的那场质量大会像个印记一样难以抹掉。名为质量大会,实际上是一场研发呆死料颁奖大会,由于研发问题致使的呆料、死料、废料作为奖品发给相干人员的大会。丁耘说,当时的他在固负责研发,作为获奖嘉宾上台领了一块由于设计问题,有缺陷的用户板。这块用户板很容易被污染,污染之后就会自动拨号。当时的余承东被颁了一块无线的呆板。直到现在,那块呆板还在丁耘的办公室里,时刻提示他那次刻骨铭心的奖。

丁耘表示,作为一个工程师其实对各种质量管控是抵触的,由于当时研发想做事情很简单,两个人1商量,一拍脑袋就可以做事了。但有了质量管理以后,就降低了效率。但那次的质量大会深深的刺痛了所有研发人员的自尊心,从那以后,华为开始推IPD、CMM,开始转变成为一个致力于追求高质量的企业。

关于华为的IPD项目,华为消费者业务CMO张晓云在伦敦商学院的演讲中也提到,华为引入IBM的IPD项目让华为从管理、研发体系上开始了脱胎换骨的变化。2001年左右,华为对整个质量体系建设,实现端到端的一次性把事情做好,而不是一做再做。如果没有这样的文化,我们走到海外可能早就被踢出来了。丁耘表示。

丁耘为大家分享了一个数字,在中国去一次基站站点,人工成本是元人民币,在欧洲一次的成本是欧元,过去十年这个数字几乎没有变化。如果设备不稳定,在中国可以派人到站点进行修补,但如果在欧洲派人去修补的话,将会把所有赚的钱都赔进去。因此,这也逼着华为必须把质量做好。

据了解,在华为具有一套严密的质量管理体系,对质量标准和工艺要求都有严格标准,并且塑造全员参与、全员重视的企业质量文化,这种文化也渗透到每位员工的工作进程中,体现在各个环节。

矛盾:质量与价格的平衡

2016年3月华为获得第二届中国质量奖,奖项是由国务院批准成立、国家质检总局组织实施,是中国质量领域的荣誉。对拿奖拿到手软的华为人来说,这个奖项分量异常的重要。

但质量的提升就意味要付出更多的本钱,价格也会随之提升。对此,丁耘表示,在这个进程中确实会有一定成本,但在通信领域,企业还是可以获得长时间的效益。更重要的是只有质量得到了提升和肯定,才能有溢价的空间。其实,以质量闻名的德国和日本,并不相信所谓的物美价廉一说。

丁耘表示,在通讯设备领域,有个非常典型的招标方式叫TCO,会基于历史质量和设备的全部生命周期来评估是否要购买一个产品。而且所有的客户包括中国客户都支持质量溢价。

丁耘说,我承认这个进程中有成本,但是企业可以获得一个长时间的收益。

以英国BT为例,在一开始英国BT与华为接触是担心的就是质量不能符合要求。因此,一开始进入BT时,华为的份非常小,只是另外一个公司的备份。但3年以后,由于华为质量好,进度快,成为了BT的主要供应商。而在这中间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质量。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也经历过很多痛苦。质量不是几个领导喊几句口号就可以做起来,这个中间是要付出代价的。丁耘表示。但正是这个代价的付出,才让华为转成为一个追求高质量的企业,才能获得中国质量奖。

慢性宫颈炎吃什么好
治疗宫颈炎用的药物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