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韩志鹏微博问责连发两弹什么都往公务接待筐

2019/06/14 来源:芜湖信息港

导读

韩志鹏微博问责连发"两弹":什么都往公务接待"筐"里装两个“百万大户”都不承认“天价”接待费是吃出来的。羊城晚报汤铭明摄(资料图片)

韩志鹏微博问责连发"两弹":什么都往公务接待"筐"里装

两个“百万大户”都不承认“天价”接待费是吃出来的。羊城晚报汤铭明摄(资料图片)

白云区同和街道的“百万元公务接待费”。梁爽摄

韩志鹏微博问责连发“两弹”,涉及“天价”公务接待费的街镇政府相继回应,一种怪象浮出水面

公务接待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

“公务接待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6日通过微博“问责”白云区同和街道的“百万元公务接待费”,同和街昨日(7日)回应称要将今年108万元的公务接待费“压缩在28万元之内”。昨晚韩志鹏进行问责“第二弹”,致函从化市良口镇,要求公布该镇2011年189万元公务接待费的来源、开支明细、接待标准、审批制度等内容。

近日公务接待费位居“前三甲”的街镇政府在风口浪尖之中备受指责。有专家认为,公务接待费应该直接取消,公务往来双方可自行安排差旅、食宿费用,以杜绝腐败行为。

白云区同和街:

109万元中“误”加工作餐费

今年预算“瘦身”成28万元

白云区同和街2011年的公务接待费为109万元,今年的预算为108万元,在广州市现已公布“三公”账本的街镇之中位列前三甲。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6日在微博上追问“百万元公务接待费”去向:“如果以109万元除以250个工作日,一天就是4360元。接待了什么人?接待标准是什么?效果如何?”

同和街街道办当晚回应称“存在账务处理的差异。”据介绍,同和街将环卫工人加班、综治维稳、会议费、突发事件、创文工作等餐费全部“误”当作公务接待费处理。了解到,除了在职在编40人外,同和街还聘请了包括治安联防队员、环卫工人等在内的450余人,百万元公务接待费中包含了他们在参与创文迎检、各专项行动以及节假日加班时产生的餐费,实际上“2011年我街的公务接待费为32万元。”既然如此,2013年108万元预算有何依据?同和街街道办称,2013年的公务接待费是在2012年底前做的预算,当时仍把所有的公务餐费当做公务接待费来处理。据悉,同和街今年要“把总的餐费降下来,特别是公务接待费要压缩到28万元之内。”

“108万元突然‘瘦身’成28万元,我也不可能查他们的账。不过,我对‘今年不超过28万元’的承诺表示满意。”韩志鹏说。[1][2]下一页从化市良口镇:

接待费公款吃喝开销不大

多是筹办活动的宣传费用

除了同和街之外,从化市内由黄埔区和萝岗区分别对口帮扶的两个贫困镇——良口镇和鳌头镇也是公务接待费“百万大户”。其中,良口镇2011年花了187万元,鳌头镇2012年花了125万元,让韩志鹏直呼“惊人”:“市区政府、各界人士对口扶贫,向他们输了很多血,有多少被‘吃’了?”

良口镇一干部曾向媒体表示,良口镇的公款吃喝开销不大,但每年筹办杨梅节、番薯街、青梅节时,政府会从农民手里购买农产品赠送给嘉宾作为宣传,这部分费用会算入公务接待费。

鳌头镇尚未对去年的公务接待费作出说明。从化市政府有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今日上午将召集有关部门开会核实。

“公务接待费长年以来是一个‘筐’,没有标准、没有规范,什么都能往里装。”韩志鹏评价道。

微博牵出3个公务接待“百万大户”,韩志鹏称此为“拔出萝卜带出泥”。他昨晚向从化良口镇发函信访,发出“七连问”,要求公开2011年公务接待费的来源、接待客人情况、开支情况、接待标准、费用构成、财务审批制度,并追问其“有无打算从今年起大规模压缩公务接待费”。

此外,他计划向市政府递交提案,希望从形式和内容上规范公务接待经费使用。“接待并不等同于生产力,接待后产生什么效果?促成什么生意?至少给个明细吧!”(文/羊城晚报梁爽赫子仪)

专家支招:

公务接待可实行AA制

街道办是贴近民生的基层政府部门,“百万接待费”引街坊侧目。“三公”开销大不代表不合理,这“三公”账本该怎么看?邀请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和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支招”。

林江表示,“三公”账本首先得结合着工作质量“纵向”对比。“看看街道办去年、前年的工作报告,做了什么,花了多少钱,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然后再看今年的预算和工作计划,想想去年是不是也在做这些事,做得好不好,这样比较才知道,花这些钱值不值得。”

他认为,不能简单地将两个街道办的“三公”金额进行类比,若要横向比较,也应当从工作绩效入手。“如果两个街道办在做相同的事情,这就可以横向比较,为什么你的支出比我多?是不是你开的车比我的豪华?效果有没有比我好?”他举例。

彭澎认为,公务接待费不是“怎么看”的问题,应该直接取消。“吃多吃少没有质的区别,都不违法,除非涉及‘八项规定’中禁止的饮食。即便有了标准和明细,酒店也是可以配合的,”彭澎说,“与其关注量的多少,为何不直接质疑接待费本身?”他认为,有公务往来的双方都应当安排自己的差旅、食宿费用,让某一方“接待”会潜在地引发腐败行为,鼓励人们“搞关系”,不利于市场经济运行。

林江也对公务接待费的作用持谨慎态度:“街道办的主要工作是为社区居民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很少涉及招商引资活动。而且,如今是市场化运作,政府是不是真的要花这么多钱请客吃饭?如今中央提倡节俭,广州市一季度GDP增速达到12.9%,这个数字非常可观,正面击破‘接待就是生产力’的说法!”(梁爽)

前一页[1][2]

白癜风饮食
一个好的网站怎么优化
耳廓湿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