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页岩气减产各利益攸关者的猜测

2018-11-05 09:25:31

“页岩气减产”各利益攸关者的猜测

引言:油气改革执行者猜测:页岩气成为油气改革突破口的通道很可能在未来被关闭;地质勘探者猜测:中国页岩气25万亿立方米的技术可采资源量或成疑问,气源是否充足仍是问题......而紧随猜测之后的便是资本市场对页岩气市场再一次的看空,这直接导致了一些投资者搁置甚至是取消已开展或是将要开展的页岩气投融资计划,这并不言过其实。

大概在两个多月以前,页岩气革命的发源地美国传来这样一则消息: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大幅下调了加利福尼亚Monterey页岩油技术可采储量,下调幅度高达96%,预计储量只有原来的4%。消息一出即刻引发国内油气业恐慌,甚至一度动摇业内人士对页岩气的信心。(事后该事件被指乌龙,,媒体过分强调储量,却忽略了重要定语技术可采;其次,被下调储量的Monterey产区仅代表美国页岩气总量一部分,并不是全部。)

两个多月以后的8月初,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组织召开全国十三五能源规划工作会议,并在会上发表讲话,其中一段关于页岩气未来开发产量的预计又一次惊动全行业。

吴新雄局长原文讲话如下:

增强国内油气供应能力。我国油气勘探开发处于中早期,非常规油气勘探刚刚起步,开发潜力巨大。一是创新勘探体制机制,积极推进油气资源调查评价和勘探开发,大幅提高油气储采比。二是提高陆上原油产量,巩固老油田,开发新油田,加大低品位资源开发利用力度。三是组织开展页岩气和海洋油气勘探开发大会战,重点突破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和海洋油气勘探开发。到2020年,页岩气和煤层气产量分别达到300亿立方米。

这一数据与2012年能源局制定页岩气十二五的展望600亿~1000亿立方米相距甚远。

如果说美国页岩气储量乌龙事件为中国带来的是警钟效应,那么能源局局长此番讲话若成事实,带来的则远不是警示那么简单没,而是货真价实的行业巨变。

事后,舆论对于减产的态度主要分为三派,一派乐观认为,300亿应该并非出自能源局油气司数据,该讲话内容也可能并不必然成为能源局未来的切实政策,国家是否真的会下调2020年产量预期,将终取决于十三五计划的出台;另一派认为,减产正说明中国在页岩气问题上日趋理性,十三五产量预计于300亿方不会有太大出入;一派则消极的认为,即便目标定为300亿方我国页岩气产业都未必有能力实现。

而行业内各个环节的利益攸关者也开始在近期就此事频繁地向专家及官员寻求咨询,并各自作出了基于自身立场的猜测。

油气改革执行者猜测:页岩气成为油气改革突破口的通道很可能在未来被关闭。

地质勘探者猜测:中国页岩气25万亿立方米的技术可采资源量或成疑问,气源是否充足仍是问题。

希望借助页岩气入主上游区块的企业们猜测:国内油气上游区块开放无望。

资本市场猜测:能源局此次下调2020年页岩气产量很可能释放出一种消极的油气改革信号,国家将削减对页岩气产业的扶持力度,减少页岩气项目的总量。

而紧随猜测之后的便是资本市场对页岩气市场再一次的看空,这直接导致了一些投资者搁置甚至是取消已开展或是将要开展的页岩气投融资计划。这并不言过其实,资本市场的嗅觉和警惕性总是敏锐得叫人吃惊,他们不会放任任何一个细微的政策变动,让自己的金钱永眠。

而资本市场的再一次看空其实对我国年轻的页岩气产业来也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因为就在半年多以前,出于国内页岩气行业的诸多不确定性,包括中金,厚朴这样一些在国外拥有丰富页岩气项目经验的投资者在内的投资主体没有一个愿意给国内的页岩气项目投钱,而资本的力量却在大洋彼岸帮助美国实现了页岩气的传奇。

不过,资本市场反应相较于产业链中的企业可能确实有些超前或是过度,因为据了解到很多企业尚停留在咨询与猜测阶段,并未对此做出应对反应。

目前,仍没有能源局相关人士对此次页岩气减产一事作出进一步的说明,所以猜测一事也大可适可而止,毕竟一切有待官方定调。但此事折射出的两点现象,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的大背景仍值得仔细思考。

首先,行业潜力的发掘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能源改革能释放出多少红利。改革红利一词由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早提出。如今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改革的大背景下,再谈能源改革红利也是应景之事。

为中国首创页岩气产量奇迹的中石化信心满满定下产量目标到2017年实现页岩气产量100亿立方米。这是中石化到2017年之前,在四川焦石坝有利区域打井500口所能完成的任务量,而这个目标被某些专家认为过于保守。中石化在四川盆地拥有7000多平方米的页岩气区块面积,而焦石坝只是其出气形势较好地区中的其中一块,占地面积200多平方公里,约为中石化四川盆地总面积的1/35,而另一块目前已获得可喜出气形势的丁山产区并未被划入这100亿立方米的目标内。

基于中石化2017年能够实现100亿立方米页岩气这一保守的产量目标的前提下,我们作出正面的假设是,如果加上能源改革红利,如深化混改,全面引入民资,开放油气上游,管开放成功提高运输效率,能源价格改革有效激励市场等等因素,那300亿立方米的目标,甚至是十二五计划制定的1000亿立方米的目标都是有可能实现的,毕竟以美国为镜,美国在一2006到2012期间打井共计17000多口,在产量上实现了质的提升。

另一方面,负面的假设是,如果不改革,上游仍局限于三桶半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石油)这四个主体,那么到2017年底,除了中石化这些100亿立方米的成绩外,其他三家很难有产量上质的突破。那么到2020年实现页岩气产量达到300亿立方米的目标,确实困难重重。

第二,计划与市场的关系在能源改革中值得被重心定位。从此次页岩气减产对行业所造成的影响来看,监管部门相关政策计划的出台将直接构成行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在计划经济时代,出台量化规划的目的是为了制定生产计划,以产定销。我国实行市场经济改革后,市场中出现大量依供需而变的变量,固定生产目标很难适再应市场化的发展。不过,必须承认能源具有一般商品不具备的公共属性和政治属性,完全市场化运作也可能造成无人投资,危害国家能源安全等一系列负外部影响。

十八届三中全会定调能源改革势在必行,要求在资源配置中市场要起决定性作用。能源改革也将进一步朝着向市场放权,既突出市场作用,又加强政府宏观调控能力的模式发展。由此,面对计划与市场这对天生的冤家,能源改革将改革出何种体制?改革到何种地步?未来我们是否仍需要国家为能源生产设定严格的产量目标?这些都是改革设计者所必须考虑的。

混沌机
樱桃树苗
手机在线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